海口-鱼群死亡损失惨重政府“处理”半年无果

  2013年2月,海口市琼山区红城湖内数十万斤鱼接连死亡,经琼山区水务局联合其他部门调查后确认,死亡原因是南渡江泵站输送咸水致使湖水盐度升高所致。然而,琼山区政府作为海口市政府批示指定的处理主体却以“财政困难”“还在沟通”为由一拖半年。

  养殖场工作人员除了蒙受巨大经济损失,还面临着工作无着落的困境,屡次与处理部门沟通赔偿都没能奏效,普遍情绪激动,并表示将上访以维护自身利益。

  湖内鱼群大量死亡&nbsp养殖人员损失惨重

  据红城湖公园执勤保安郑海波介绍,2013年2月2日晚,红城湖内出现大量鱼群浮头现象,湖面上密密麻麻都是探出水的鱼头,面积很大。3日早上7点左右,浮头的鱼群部分开始出现死亡,三天后,死亡数量加大,湖面上漂起的死鱼不断增多,成片分布。

  “(水面上)全是泛白的鱼肚,大片大片的,很可惜,几百市民都在打捞。”郑海波说。

  红城湖公园管理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黎宝平告诉记者,发现鱼群大量死亡后,该公司便与养殖场负责人沟通,组织人员专门打捞湖内死鱼并采取深埋措施,同时,及时告知水务、泵站等部门派专人进行调查。政府派出城管人员协助打捞,水上环卫工人与养殖场的十多名名工作人员也不停地打捞,截至18日,初步推算死鱼数量约60万斤左右,单是养殖场工作人员就打捞到了9万多斤。

  据介绍,红城湖是琼山区城区的风景湖,水域面积490亩,权属归城镇的北关、北胜、金花、甘蔗一队等16个生产队。为便于管理,16个生产队很早就联合成立了“红城湖管理处”,专门负责红城湖的管理以及湖内淡水鱼的养殖工作,有工作人员50名。陈志明告诉记者,养殖场每年往湖里投放鱼苗300万尾,年产量至少100万斤,经济收入至少100万元。

  “鱼苗的成活率大约在50%左右,年产量100万斤和年收入100万元都是按最低推算。”陈志明说。

  陈志明告诉记者,此次鱼群死亡并非单独现象。自南渡江泵站建成输水以来,受咸水影响,红城湖共出现过三次鱼群死亡事件,第一次在2012年7月份左右,死亡数量约3万斤;第二次在2012年年底,死亡数量约15万斤。“每次出现鱼群死亡,我们都及时报请水务部门调查处理,但事情总是不了了之。”陈志明说。

  据悉,调查组在与养殖场交涉过程中,考虑到政府赔偿压力大,双方协调决定,按养殖场工作人员打捞到的9万多斤鱼量、批发价2.5元计算,核定损失23.4万元。

  “即使拿到赔偿款,我们还是损失巨大。”陈志明说。

  鱼群死亡原因查明&nbsp调查组答应报请赔偿

  红城湖内鱼群大量死亡之后,养殖场工作人员一致认为是南渡江泵站往湖内输送大量咸水所致。调查组经过调查后,向养殖场负责人确认了这一说法,并答应报请上级进行赔偿。

  据介绍,2010年,海口市委、市政府为了改善环境,实现城内河沟“水清无异味”目标。投资5.1亿元开展海口市水环境综合整治,其中,关键工程水网动力项目完成后,需从南渡江引水到红城湖,再从红城湖放水到城区河沟,通过水体置换实现“水清无异味”。然而,在海口市入海的南渡江因与海水交汇变成了咸水。

  “早在2012年7月第一次打捞死鱼的时候,我们就发现湖水有粘性,还有一股咸味,都觉得很奇怪。”养殖场工作人员王进福说。

  “以前南渡江泵站建成后,我们还很高兴,以为输送进来的是淡水,没想到会是大量咸水。”陈志明表示。

  据悉,2013年2月5日,接到死鱼报告后,琼山区水务局副局长王钰涛、市泵站所所长莫海鸥等相关部门人员组成调查组来到红城湖,经调查判断鱼群死亡是因为南渡江泵站输送大量咸水致使湖水盐度升高所致。

  莫海鸥介绍,调查组通过海口市供排水监测站的检测数据发现,红城湖湖水当时的盐度已严重超标,达11.8‰。按常理,湖水盐度在3‰左右对养殖淡水鱼来说一般没有问题,超过5‰就会有较大影响,11.8‰就很严重了。

  “当时检测数值在11.8%左右,已经严重超标,淡水鱼想成活几乎不可能。”莫海鸥说。

  王钰涛告诉记者,调查结果以及相关监测数据足以说明湖水盐度升高是鱼群死亡的一个重要原因。

  “为此,我们与养殖场负责人协调核定了死鱼数量和赔偿金额,并向上级部门提交了赔偿申请。”王钰涛说。

  批示处理落不到实处&nbsp真困难还是踢“皮球”?

  据资料显示,海口市副市长蒙国海4月1日就已做出批示,请琼山区政府协调解决。然而,琼山区政府的“处理”却至今无果。

  记者了解到,琼山区政府在接到海口市副市长蒙国海的批示后,让区水务局与市水务局协调解决,但却一“解”半年。

  对此,琼山区水务局副局长王钰涛说,区政府考虑到财政情况,让我们与市水务局协调,希望市里能够划拨部分资金予以解决。“我们也一直在沟通。”王钰涛说。

  海口市水务局局长陈守学告诉记者,市政府批示已明确表明赔偿问题由琼山区政府来解决,况且,琼山区政府很早就表态将会妥善处理。“问题没解决,也许是因为财政困难,也许是因为换了届。”陈守学说。

  对于相关部门人员的说法,陈志明以及养殖场工作人员感到气愤。“区政府就是在找借口,想一拖了之。”陈志明说。

  目前,养殖场50余名工作人员基本处于失业状态,部分在红城湖管理有限公司做一些绿化方面的零散工作,每月领取600块钱左右费用,维持基本生活。

  “以前在养殖场每个月能挣2000多块钱,现在只有600块,每天得考虑是吃三餐还是吃两餐!”养殖场工作人员吴德荣说。

  “孩子刚出生两个月,我却连奶粉都买不起,不早解决还要拖到什么时候!”王进福说。

  养殖场另一负责人李妚成告诉记者,如果政府再不解决,他们就将堵住注水口,实在不行就上访。(记者罗羽&nbsp马超)